--------(--)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4-03(Sat)

被墙搬家。

据说FC2被天朝墙掉了于是又只能搬回BLOGBUS。。。

http://meconopsis.blogbus.com

此窝继续启动。

天朝我草你妹!打倒天朝帝国主义义义义义义义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0-03-26(Fri)

Heart and Soul。

想不到去年十月铃村毒鸡血之下成立的AAA特攻小组如今竟然产出了如此华丽的成果姐姐我内牛满面啊TAT
于是啥也不说了默默无语放歌> <
特别鸣谢辛勤分词催稿后期补和声的wei哥!鞠躬!Orzzzzzz...

--------------

Heart and Soul

MIX:wei6219047
VOCAL(按出场顺序):wei6219047,オレちゃん,Ritsuki_小肯,Rinka,流月
RAP:wei6219047,オレちゃん

5SING Online:http://fc.5sing.com/2017048.html
YYFC Online: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776522&song_id=4180107

民那最高!我爱乃们!

--------------

然后说说四月新番。

放送时间表如下=。=
http://www.moonphase.cc/Html/anime.html

根据CAST阵容和有爱度来看目前要追的大概有这么几个:

04.03 薄樱鬼
04.11 裏切りは僕の名前を知っている
(以上两枚必追)

04.04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
04.04 WORKING!!
(以上两枚观望)

然后老车的拳击男和棒球男看反响再说。。。Orz车田你能不能不要把男主角画得像星矢一样啊囧。。。

薄樱的动画看官网的截图感觉质量很高,虽然再怎么也没办法做成游戏立绘那么美不过比起遥久系列已经好很多了。。。腐荣你看,这就是态度!
总司的眼神很妖艳哈哈,开播之前争取把随想录搞了> <,再不搞本传的剧情都记不得了Orz.。。
背叛这几天先把DRAMA补了,CAST阵容相当有爱,本命副命到得都差不多了,TV化GJ!

4月果然是卡米亚月,据不完全统计新番出演至少7部了。。。Orz哦不相公你在哪儿,据说七月的执事主角换人难道我连塞巴斯酱都见不到了么TAT,海猫的巴托拉又在哪里啊岂可修。。。
好吧果然投身LANTIS的声优都是这下场。。。看着SINGLE一出再出的00我也没什么指望了,1300之间已经产生了代沟于是哦不相公你要跟卡米亚娘子相亲相爱啊TAT

另外七月新番必追的是BASARA2和执事2,十月新番暂时预定Starry☆Sky(好远T T
以及谁来告诉我LC的TV和海猫二季哪去了啊岂可修!

P.S:我对这个服务宅男以及怪叔叔总之就是乙女和腐女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头的新番界绝望了!
2010-03-13(Sat)

随机播放的短打 - Ⅴ。

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而你却依旧不能够绝望,抑或是没有资格去绝望。

其实把自己无懈可击地遮蔽起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不去看不去听不去说,那些脆弱的违和的惹人讨厌的地方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只不过手无论如何总是会不由自主放到键盘上,然后敲下一个个伤人伤己的残酷句子。
魔障一般。
然后不断陷入自我厌恶之中,不能去爱又渴望被爱,讨厌中伤却总是克制不住中伤。
像阿静一样。
可是阿静至少还有塞蒙还有田中还有塞尔缇还有临也。

于是巨大的孤独中衍生出来的痛觉在胸腔里不断升压,却又在如此干燥的季节无法化作眼泪喷涌出来,心跳由于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强变得紊乱,呼吸艰涩的时候身边却没有可以安静倾听,只是倾听的无头骑士。
看着面前耀眼的那个人或是那些人,伸手过去触摸到的只不过是微微发热的液晶屏。想着那些温柔的笑脸或是若即若离的37°半的体温,触觉所及的却只不过是寒流下冷得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脚。
自己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信仰的追逐的在刹那间分崩离析。

如果可以大声哭出来,有人伸手拭去你脸颊上的泪痕,然后将你的头埋在他的胸口,一边轻轻地拍着你的背一遍用最大限度的温柔的声音对你说,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如果那个人连声音都温暖而干燥,像巧克力一般醇厚,带着微苦的甜。
如果那个人的衣服上有淡淡的香,薄荷味的洗发水或是橙子味的止汗露。
那么,明天会变成什么样,也已经无所谓了吧。


那么,下面是短打第五弹。
你依旧可以从那些被我极力掩盖过的文字里察觉到蛛丝马迹,如果你愿意。
前提是你愿意。


国际惯例贴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
  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
  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
  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Start-----------

1.青い花 (姬神) 4:59

如果仔细想的话,其实童年里还是有什么值得快乐的事情的。
比如说小时候家附近有一片巨大的向日葵花田,里面的向日葵到夏天就能长到可以躺在下面乘凉的高度了。
他很喜欢那片花田。
因为每次要是克制不住愤怒又打了架,幽总是会拉着他的手一起跑到花田里,找块阴凉的地方坐下来,然后那些愤怒就会快速冷却下来。
他想,其实很多时候,这些无可名状的愤怒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吧。如果他再能够节制一点,如果幽能一直在他身边。
只是他从来没有这么对幽说过。他是他阴暗的少年时代里最后的阳光,而他却总是为他招来灾厄。
如果可以将暴力化为力量,不是去破坏,而是去守护,那么总有一天,向日葵也可以在他心里最冷最暗的地方绽放花朵的吧。
这是他如此绝望如此扭曲的成长里,唯一的救赎。

2.Visionary (S.E.N.S) 7:02

圣域下面的小村子,其实一直是个平静安宁的地方,和别的普通的城镇没有什么不同。
有个狭小的广场,有座只有节日才会喷水的喷泉,有座雅典娜女神像。
别的就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你走在青石铺就的路上,地面总是被清洗得那么干净,你甚至没有办法感觉到2年前,200年前,400年前,2000年前它曾经浸染了多少次圣战里多少人的血。
那些守护地面的战士其实很少被人记住。
可是那个总是在广场的喷泉边卖花的姑娘不同,她向来往的行人兜售着村子里最漂亮的玫瑰,以及不厌其烦地讲述着许多年前那个与玫瑰有关的人的事。
她说雅柏菲卡大人是世界上她见过的最美的战士了,可总是冷冰冰地和人保持着距离,你从没见过他对你笑,也从来没有可能去接近他,看上去那么寂寞。
她说可是这并不表示雅柏菲卡大人不会笑,有一次她看见雅柏菲卡大人和一位个子高挑的蓝色短发青年一起走过喷泉广场的时候嘴角居然上扬着她想都没有想过的弧度,装作怒的样子却掩饰不住愉悦的表情。
她说雅柏菲卡大人只有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和平时不一样,像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真真正正做回了一个普通人。
她说那个人一定是雅柏菲卡大人很重要的人,因为雅柏菲卡大人死的那天晚上,她看见那个人走进广场边的酒馆里直到第二天才被匆匆忙忙闯进去的哈斯加特大人扛了出来。
她说那个人在雅柏菲卡大人死后忽然有一天跑来广场买走了她所有的玫瑰,然后一个人坐在曾经被雅柏菲卡大人布下了玫瑰花阵的废墟里,仰望着天空,眼神悲伤得让人想哭。
她还说……
然而圣战以后她再也没见过那个蓝色短发的青年。
就是这么短的一个故事,周而复始,一遍一遍地被复述着,然后各种各样的人去猜测各种各样的结局。
关于雅柏菲卡,以及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的人。
若干年以后,那个卖花的姑娘终于再也没有在广场出现过。时间终于将那两个人存在过的痕迹打磨得一干二净,人们依旧在村子里安居乐业地生活,忘记了那些用生命换来这些宁静的年轻人。
新的一轮圣战便又开始了。

3.Legacy (World of Warcraft) 2:26

夏尔自认为自己的感觉无论怎么说至少还算得上是敏锐。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看穿过那个人。
当然,说是“人”的话其实有点勉强。
优雅,强大,完美,无所不能。他不知道那样无懈可击的存在为何要和自己签订契约甘愿被自己这样的小孩束缚着。
不过最近他似乎开始有点了解他了。
他就像在高塔里被囚禁了上千年的吸血鬼——虽然这样的比喻未必恰当——如今只不过是离开了自己的城邦,在人间寻找一点乐趣以排遣永生的孤独。
“我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他这么对他说的时候,竟然看见他异于人类深不见底的绯红眼眸里闪过一丝黯淡的光芒。
他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自己的幻觉,于是他快速地逃离了。
留下那个表情捉摸不透的“人”站在原地,苦涩地笑了。
“其实,恶魔也是可以爱的呀……坊ちゃん。”

4.剑 (天野月子) 4:45

对于折原临也来说,就算在新宿,要了解到“罪歌”事件的全过程也实在是易如反掌。
据说是一把能潜入人身体里,将欲望扭曲并以刀刃为媒介传播的妖刀。
然则妖刀斩人事件最后还是被轻易平息了,平息这次事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如此爱着人类的他,唯一讨厌的人类,平和岛静雄。
是的他讨厌那个人,讨厌得要死。明明一副呆呆的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样子,却从来没有被以利用人为乐他确确实实掌握在手心里哪怕一次。
他太出乎他的意料,因而他对这个不安定因素感到既兴奋又抗拒。
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他竟然对那位“罪歌”产生了嫉妒这种诡异的情感。
他竟然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地忽然希望“罪歌”其实就是自己。
想亲手把小静砍得浑身是伤,想亲自体会他究竟把他的力量控制到了何种程度,想好好疼爱强大却单纯的他。
啊啊,自己果然是病娇么。
关掉电脑,走到混合棋盘前,把色的王后又朝白色的国王旁边挪了几格。
明天,去池袋走走吧。

5.光酒 (虫师) 1:17

“喂喂塞尔缇,想不想试试这种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子啊?我觉得会很合适的哦。”
‘要试你自己试去吧我还有事要做。’
“喂喂不要这么冷淡嘛,你好歹是个女孩子,总不能就一直这么穿这种色紧身衣吧。”
‘那你是想看我穿这种风格的裙子再戴上头盔骑着摩托在城里到处跑?’
“唔……好吧你赢了。啊啊,第一次觉得要是你快把头找回来多好啊~”

6.乱红 (陈悦 & 马克) 5:13

我说,自从你失踪以后,我一直很挂念你,一直很想你,你信不信?
你知道么,被莫名其妙卷入三千年前那么遥远得不真实的纷争里,虽然我曾怨恨过我的命运,可想起你的一切,想起我们的过去那一刻,我忽然那么感谢天上的神明。如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重逢的话,那么我宁愿离开那个无聊的城市那个枯燥的家,在时空的罅隙里无数次流浪只为遇见你。
我不知道在我想起一切之前你是否有过失落有过难过,我明明就在你的眼前,在你伸出手指就可以触摸的地方,可是我想不起你。我看见你的脸,听见你的声音,只有记忆深处沉睡着的某个碎片会不由自主地共鸣。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对我放弃。你一直都是这样,在新的环境里迅速适应一切掌握一切,便可以从容不迫地保护我,最低限度地减少我在这个时空里注定要承受的苦难。
是的,你和天化是朝歌里作为龙神子的我最大的救赎。
记得小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像阿媛一样叫你哥哥。哥哥哥哥,一旦叫出口,或许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改变了吧,你就会把我和阿媛一样,当成自己的妹妹来对待了吧。
可是,你失踪的时候我忽然那么后悔,如果我再坦率一点,如果我再早一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么,我们是不是都不用这么辛苦地在这陌生的时空里拼尽全力去挣扎,只为在那场注定要败的战争里活下来。
然而不管怎么说,能够在这里遇见你,我真的已经很满足。就算明天就会迎来最后的时刻,只要阿媛能够平安回去,我怎么样也都无所谓了。
毓,谢谢。

7.託す者へ ~My Dear~ (松澤由美) 4:13

在绝对零度冻结的空气里渐渐支撑不住身体就要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忽然想,要是之前那些日子,能够更多地回应那个人一些,便好了。他闭上眼睛,想着他骄阳一般灿烂的笑容,鲜血一般鲜红的指甲,掌心里从未消散的热度,每一样,在这极寒的空气里,都成了他告别这个世界之前最大的安慰。
水瓶宫里其实有间巨大的图书馆,似乎是上一次圣战时或是更早以前就留下来的,里面有各种星象仪和摆放得整整齐齐几乎要顶到天花板的一排排书柜。
就算曾经是法国贵族出身的他,来到这里之前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书。
不过阅读其实并不是他的嗜好。这么多书他大概连千分之一都没有看完过。只有一本,古老的羊皮纸精致的硬皮封面,清秀的字体,大概是上一代水瓶座留下来的日记之类的东西。他每天都会去翻阅。
卡路狄亚,是那本日记里出现最多的名字。应该是上一代天蝎座,和那个人差不多的家伙吧。
“他看上去很奇怪,就算是马尼戈特也未必会有他那么张扬和随性。是的,他的身体状况大概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可是他仿佛比我还绝望,即使我告诉他那并非无法医治的绝症,他也毫不关心。他从未对人生表示过任何留恋,因此我甚至无法猜透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想要把他留在身边,我怕他在我松懈的时候,哪一天哪一瞬间,就那样毫不犹豫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以说,大概天蝎座永远都是水瓶座的劫吧。不要去试图接近他们,他们太过危险,那耀眼的红色光芒,会迷惑我们的信仰。”
他铭记这这句话,试图照做,然而在这一刻他知道他其实是失败了,甚至比他的前辈还要失败。
与命运相抗,其实只是无谓的挣扎吧。他默默地想。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他深信着他们总有一天会在某个地方还有机会重逢,而此刻,不过是短暂的别离罢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到那个时侯,一定……

8.KURENAI·红 (城之内ミサ) 4:48

天守阁的风永远是最冷的。
他站在城的最高处,俯瞰着自己亲手缔造的天下,心头却没有办法涌起一丝成就感。
自己所走的路,其实是修罗之道也说不定吧。一路上失去了多少重要的人,他甚至不敢回头细数,生怕悲伤大面积地涌过来,将他淹没掉。
三味线是种孤独的乐器,因为它的音色细而绵长,无法弹出和音。
那个人还活着的时候这么对他说,就像你,看似身边有着这么多可以托付生死的人,最终,也不过只会剩下你自己。
这么说着的他,一敛往日不羁的神色,认真得让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不明白那个预见了一切的人,既知自己命运如此,为何还义无反顾地支持着他。
将自己置身于本可以避免的纷争并毁灭于其中。让他饱尝独自一人的痛楚,让他感受着身虽在心已死的空洞,让他一个人背负天下的重量。
这是……惩罚吗。
这样想着,他轻轻拨动他留给他的三味线,纤细的单音在空旷的屋子里激起冗长的回声。

9.Secret (不能说的秘密) 1:25

她其实最讨厌巴赫。
看似华丽的复调,只不过是左手和右手各自吟唱着与彼此无关的寂寞罢了。
就像她和他,在外人看来多么令人慕,可他们中间其实隔着一道厚重的墙。
她不知道应该怎样跨过去,抵达他所在的地方。
她总以为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挥霍,可是一抬头,她却发现,达摩克利斯的利刃已经悬挂在了她的头顶上。
最后,终究还是不行了吧。弹着贝多芬的奏鸣曲,陷入曲调里的悲伤与消沉里,想着之前所有的徒劳的努力,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

10.海境より (虫师) 1:52

我曾经在海边见过这样一个忧伤的过客。
他只是坐在礁石上,半仰着头看着黄昏的落日,夕阳将他银色的头发镀成淡金,紫色的眸子在余辉下映射出悲戚的红。
那么安静,却像是筑起了一道厚厚的壁障,阻隔了其他人。
我没有敢接近他,默默离开了。
后来我向村子里的长老们提过这个人,老人说,那样的眼神,一定是经历了巨大的苦难却依旧心怀着宽恕,无法变得残酷却也无法忘记痛楚,在善与恶之间煎熬的颜色。
我想,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一定孤独得连能够和他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吧。
于是从那以后每次到海边时我都会偷偷留意那一带,心想着那个人会不会再来。
只是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End-----------

more...

プロフィール

Ryutsuki.

  • Author:Ryutsuki.
  • 流月或者Ryutsuki。有時也稱麻花君。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歌姫,文青,聲控。
    宅歌,宅遊戲,宅小說,宅動畫。
    非主流謝絕。
    無論你相不相信,我也不過只是個騙子而已。
Twitter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最近の記事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メッセージ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リンク
スズ
ヴォイス
dogonodDGS沈迷中...cathiroc
dgs
  • +CP組+
    DC/石保/1300/S田肉村

  • +本命組+
    保志総一朗/鈴村健一/小野大輔

  • +副命組+
    福山潤/神谷浩史/遊佐浩二/日野聡/櫻井孝宏/緑川光/中村悠一/杉田智和/関智一/森久保祥太郎/柿原徹也/鈴木達央/鳥海浩輔/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安元洋貴/高橋直純/諏訪部順一/立花慎之介/平川大輔/下野紘/杉山紀彰/小西克幸/宮野真守/前野智昭/KENN/小杉十郎太/岩田光央/石田彰/朴ろ美/小林沙苗
ミュージック
Starry☆Sky カレンダー
愛しい人

月別アーカイブ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カウンタ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